海派书画与千年古瓷的对话
来源: 月清   发布时间: 2013-02-03 00:00   2915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海派书画是近现代中国十分重要的一个绘画流派。海派书画之所以“海纳百川”,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融合中西和古今艺术的精华才形成变化和发展的。具有组成人员广泛、风格兼容并蓄、笔墨表现多元、创作理念多维和题材亲和入世等特点

海派书画是近现代中国十分重要的一个绘画流派。海派书画之所以“海纳百川”,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融合中西和古今艺术的精华才形成变化和发展的。具有组成人员广泛、风格兼容并蓄、笔墨表现多元、创作理念多维和题材亲和入世等特点。

“大境阁”,这个曾经有吴昌硕、虚谷等一代海派大师创作生活过的地方,由于“海上书画院”近三十年来的耕耘和坚守,也默默孕育了一批新时代的海派书画家。而海上书画院的院长朱鹏高,作为新一代的海派领军人物之一,以其勇于继承移植、敢于变化创造的精神逐步形成了其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。

朱鹏高擅长山水,笔墨重在表现西部风光及香格里拉风情。其浓墨重彩的绘画风格既继承了传统书画的线条笔墨功夫,又吸纳了油画的色彩运用及透视关系。细腻处传递着江南诗书的才情,豪放处彰显着西北黄土的厚重。其独树一帜的画风,在当今海派画坛上独领风骚。 而今天的“海派”,已不仅仅是地域或城市的名词,更是传承创新的内质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经几位画家的介绍,朱鹏高开始涉足海派书画在瓷瓶上创作的尝试。

传统的书画艺术与古老的瓷器联姻,变幻出当代最令人惊羡的艺术品,这是一门新的课题。朱鹏高经过实践和探索,发现把中国书法最精髓的线条淋漓尽致地在瓷器上发挥,是当代瓷艺中不多见的创作手法。因传统瓷艺的纹饰多以贴花转印的技术直接印制在瓷胚上烧制,而现代瓷艺尽管已有大批艺术家尝试直接手绘瓷瓶。但许多因笔墨线条的功夫不够,所以多在装饰性的技法表现上花心思。这种方法讨巧,迎合普通大众审美需求,但在“瓷艺”的艺术价值上难以提升,更难以有精品之作问世。

经过多家窑场的走访查看,以及与景德镇多家企业经营者的探讨研究,朱鹏高感受到海派书画与瓷器结合的巨大发展空间。其自身深厚的书法功底,和对艺术审美的独到见解,可以使其瓷艺作品的表现力更加张弛自如,柔美时可如女子秀发迎风,刚强时可似将军拔剑怒吼。

而现代瓷艺在釉料研制上的发展和突破,也对于朱鹏高色彩浓烈的创作风格在瓷瓶上的体现提供了有利条件。如果说大器形的瓷器更能从“型”上展现朱鹏高海派山水的无垠辽阔,那更具有丰富变化的釉料色彩,则从“色”上彰显了传统书画笔墨难以企及的明快感和多层次。

同时,对于书法在瓷艺上的作用,朱鹏高也尤其重视。每一个瓷器如何题字,题什么内容,都要反复斟酌掂量。有时要在画面上题诗,用于点睛;有时要在画面上题感想,用于抒发情怀,让画面更有思想和神韵。有一次,他根据一个瓷器的造型,画了一幅大气磅礴的山水画,又在这个瓷器的上方题了一首诗:“雪涧云丛拥翠屏,千牛奔腾势纵横。行看万里群峰外,江天一色无限深。” 曾有一个瓷艺作品的内容是一组牵牛花,创作完成后他看着那有力度的线条和一朵朵向着天空的鲜花,随即题写了“气贯长虹"四个大字,于是画面一下就气韵生动起来。诗书画的交相辉映,使瓷瓶的艺术价值瞬间得以提升。

中国画要是没有文化素养它就一文不值,而艺术家若没有时代精神的展现,那这种艺术则不会长久。朱鹏高在瓷器上的绘画创作,与平时在纸上的创作一样,坚持笔墨当随时代,无论山水还是花鸟,都有时代的特征与精神。

朱鹏高的瓷艺作品,在实践着自己的艺术个性风格和主张的同时,也在渐渐地影响和改变着大众的审美。看他的作品,能让你产生共鸣以及精神上的享受。只有当艺术共性的美和个性的美完美地统一起来,才是真正的“海派”精神和精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