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鹏高的山水画
来源: 张智民   发布时间: 2009-03-01 00:00   253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有谁画山水画在当代南方画风那么风情万种之时,仍然张扬山水之祖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之势,这也是中国画坛的理论家,针对当下国画大展过于精雕细刻的画风批评后,对这种张扬精气神的新古典山水的赞美。
中国画进入开放时代,如何审视传承之经典,在当代中

有谁画山水画在当代南方画风那么风情万种之时,仍然张扬山水之祖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之势,这也是中国画坛的理论家,针对当下国画大展过于精雕细刻的画风批评后,对这种张扬精气神的新古典山水的赞美。

中国画进入开放时代,如何审视传承之经典,在当代中国画坛展开过激烈的讨论,朱鹏高很有眼识,如其大名一样,大鹏展翅俯瞰中国山水画坛,当今中国山水之风千变万化,中国画的笔墨精神是传承精华之所在,而以这种传承张扬的中国画的精神美,也就是壮美,俗称气势,是中国画在当代存在的价值。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时的中国画坛,北方的贾又福以一方北方精神的高润,以黄土高坡为背景彰显了李可染先生的墨色的精气神,将黄土高坡往沉着中去,以水墨酣畅之势,在水墨气韵与墨骨的坚实中透出的霞光,这是中国人历经“文革” 浩劫而探寻开放发展的光明之道,从艺术上讲这浑厚清澈的曙光是慰人无限的。

而在南方山水画坛,也就是我们习惯上的海上画坛,朱鹏高的山水画,很早就向往边塞风光的广袤,这在当时是十分显示朱鹏高的审美视野。作为一位当代山水画家,面对如此林林总总的创新之风,你要把你表现的山水与自已的心胸、地域的文化风貌和传承的新风合在一起,你的思考与探求很重要的。朱鹏高认为,海派山水进入当代,其创新之先固然为人所重,但其过于重情而弱化山水之情采,重风骨是海派山水重振新风所在。朱鹏高画山水一上手就激荡开放之胸襟,把山水之气格往放怀中去,在朱鹏高看来,黄土高坡所以和黄公望的富春山居一脉相承,因为开放时代的中国画家需要一种高昂的气格,在前辈已经有石鲁非常帅意的大笔触的“南征北战” ,如何将这种气势与南派山水融合,朱鹏高在这方靣很有自己的见识,石鲁创西安山水画派,抒黄土情,所谓风骨,南派山水在开放时代也要重骨,方显海纳百川之襟,胸襟虽同,但格调不同。高古风骨的秦岭八千里之风,与黄公望幽居富春畅写情怀是一脉的。朱鹏高的山水画黄土高坡,沉重的色彩把黄土高坡往厚度里去表现,但是朱鹏高不受自然的景致的束缚,把黄土高坡的坡的感觉与黄公望的清山山岫绵延之韵与之相连,使此山既有雄奇之势,又有抒情的文人画山水。中国山水画无论是宋元和“四王” 的,其本源是静幽中见旷阔,宋元山水画家是静性修养的居士,四王则是艺术学问的专门家。朱鹏高认为开放以来,中国山水画不满足尺幅小品,挥散泼墨要见大气势。但其笔墨仍是其貌,真如王国維所讲,唐人之趣是势,笔墨要有张彦远的贵族之气,也就是境界要开放,所以朱鹏高如此解读张彦远的气韵生动,笔墨放眼互动,朱鹏高在创作巨作时山峦叠嶂无尽无际的,笔姿与山势互动,笔姿静幽,其势也静照,很有一番文心雕龙之美,风骨情深。有谁画山水如此将开放之畅怀往文采境界去,朱鹏高一番意趣之气韵生动,“悠然见南山” 而 开南派雄风山水,这是朱鹏高很有见派的修养,我想,这与朱鹏高这么多年来长期与文学家有来往有关,这几年朱鹏高结识了好多的前辈文学家,这些文学家本是与文人画的精深一致的,这样朱鹏高作山水就很得文人画的意境,畅开心怀,就寂静超然,其画之境界自然润朗,开一代新风。